小故事分享–婚姻存摺

August 4, 2011 at 5:22 pm | Posted in 小故事分享/Touching Stories | Leave a comment

偶然看到網路上流傳的感人小故事
也post上來跟大家分享

婚姻存摺 – author unknown

我的”婚姻存摺”是出嫁那天,媽媽遞到我手上的,當時,我以為會是一大筆錢,打開一看發現只有1000元。我用失望的眼神看著媽媽,媽媽卻笑著說:”這是我特意為你們辦理的’婚姻存摺’,以後每逢值得紀念的日子,都可以存一筆錢,等到老的時候,裡面除了錢,還有無限的幸福…”

當時,我對母親這份心思不以為然,倒是丈夫記在了心上.婚後沒多久,他就先後存了兩個500元,一個是因為他升職了,第二個是因為我手術治癒出院.當時我嘴上笑他無聊,其實心裡甜蜜無比,畢竟他把我的健康也當作一件讓他感到幸福的事.

沒過多久,我懷孕了,這一次,我足足往裡面存了2000元.但很快,我們開始有了爭吵和冷漠﹔孩子出生帶來的快樂是短暫的,洗不完的尿布、喂不完的奶,進一步加劇了我們感情的惡化。而那本婚姻存摺像被遺忘了,寂寞地躺在抽屜角落,上面的數字久未見漲。我們鬧離婚的時候,媽媽說,你們先把存摺上面的錢花光了再離吧,雖然錢不多,但是你們共同的財產。

於是,我第一次取了1000元,然後拎著幾件心儀已久的衣服離開商場時,我又回去對售貨小姐說:”對不起,我不買了,請你退回我剛才付給你的錢.”也許當時的局面窘迫極了,但我腦海裡想到的是那1000元婚姻積蓄的來源:他是個害羞的男人,但曾在街頭大聲地對我說”我愛你”,我為此存下100元﹔他記得我的生日、鞋號、密碼及最怕的事,我為此在生日那天存下300元,他對女人有風度,也有距離,不給暗戀他的女下屬任何機會,我為此存下500元…啊,這1000元裡就有這麼多的幸福積累,再看看婚姻存摺上的兩萬多元,我的眼睛忽然就有些濕潤起來。

晚上回到家,我把存摺交給他,說:”趕緊花吧,花光了好離婚,第二天晚上,他把存摺遞到我手上,我打開一看,發現反而多了1000元,他說:”那上面的每一元錢都記錄著我們走過的歷程,我第一次發覺原來是這樣的愛你,索性又存進了1000元。我們從此又和好
如初了。

還是媽媽說得對,以愛情的名義為婚姻開個戶口,把夫妻間所有快樂的、幸福的、浪漫的事,通通存進銀行,有了這本日積月累的婚姻存摺,即使是再貧窮的婚姻,也決不害怕透支。

Advertisements

小故事分享-在院子裡散步的男人

March 14, 2011 at 11:03 pm | Posted in 小故事分享/Touching Stories | Leave a comment

The following is a story that I came across on the internet. I kinda like it, so I thought I’d share with you all.
Author: Unknown

在院子裡散步的男人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為什麼一位90大壽的老爺爺經常在院子裡散步?

因為 ─ 他懂得「忍讓」、「包容」;

因為 ─ 他懂得「少說兩句、海闊天空」的道理!

上課時,一位同學說了一故事:

有一位老爺爺過90大壽生日,一大群來為壽星祝壽的人,都稱讚老爺爺身體十分硬朗、紅光滿面、精神抖擻,一點都不像90歲的人。

其中就有人問老爺爺長壽的祕訣是什麼?

「好吧,我告訴你們我的祕密!」老爺爺當眾神祕且得意地說道:

「65年前我結婚的時候,我和太太就在新婚之夜時約法三章,今後只要我們吵架,一旦證明誰理虧誰就要出去院子散步。這65年來,每次吵架,都是我到院子裡,或街道上散步。」

聽完這故事,全班哄堂大笑,其中一男同學說:

「那麼笨,每次都是他理虧!」

其實,老爺爺並不笨,也不可能每次都是他理虧,但是由於他的「忍讓」,每次都是他「主動」到院子裡散步,減少了夫妻無謂、無休止的爭吵。

老爺爺的精神實在令人感動與敬佩,多少男人、女人能夠事事不相爭,寧願自認理虧地在言語上讓步,閉起兩人惡言相向的嘴舌,讓兩人都獲寧靜自省」的片刻。

的確,很多人都會「爭辯」,但不一定都會「說話」,尤其是爭得面紅耳赤時,怎懂得「少說兩句、海闊天空」的道理?

但是事實證明,爭辯愈多的人,思想愈少,因為只顧說話、爭辯的人,絕少思索。

所以,當一個人喜歡常用「嘴巴」批評或爭辯時,一定會漸漸不喜歡用「耳朵」,也較少用「心」、用「腦」思考。

培根說:「少年人愛在嘴上,中年人愛在行動,老年人愛在心裡。」

而我覺得,過90大壽的老爺爺,他的愛是在嘴上、行動和內心 ─ 真心相愛 ─ 謹守不惡言相向、不爭執的真諦,所以得以白頭偕老、長壽可愛。

小故事分享–旅 伴

January 20, 2009 at 8:25 am | Posted in 小故事分享/Touching Stories | 1 Comment

Here’s a touching story that I came across. Enjoy!

【明心網】我曾是一個推銷商,一年中大部分時間都在外奔波。我知道,沒有誰比汽車旅館裡獨自吃飯的推銷商更加孤獨的了。

我在家的一天,5歲的女兒珍妮往我手裡塞了一件禮物。包裝紙歪歪扭扭,我想,她為了將這個禮物包裝好至少要用掉一英里長的包裝紙。
我擁抱著她,給了她一個溫柔的吻,然後小心翼翼地打開包裝。這件禮物在手裡感覺很輕,我唯恐不小心弄壞了它。珍妮在一旁看著,臉上綻放出興奮和焦慮的神情。

一對黑黑的小眼睛從包裝裡露了出來,然後是黃金色的喙、紅色的蝴蝶結和橙色的雙腳。這是一隻大約5英寸高的玩具企鵝。

在企鵝的右翼上貼了一個小標籤,標籤的膠水仍是濕的。標籤上有她寫的字:“爸爸,我愛你!”字下面畫了一顆用蠟筆塗了色彩的心。

我幸福得淚花止不住要湧出眼眶。我立刻將它放在書桌上最顯眼的地方。

可是,沒過幾天,我又要遠行了。我收拾行李時,將小企鵝塞進了手提箱裡。那晚我往家裡打電話時,珍妮傷心地告訴我小企鵝不見了。“寶貝,”我向她解釋道,“小企鵝和我在一起呢。”

從此,只要我遠行,她總要幫助我收拾行李,以確保小企鵝和我的襪子、剃須刀等生活必需品在一起。許多年過去了,小企鵝伴我走了數十萬里的路程,去了美國各地和歐洲各國。在旅行中,我們還交了很多朋友。

在亞伯科基,我剛入旅館將行李等東西倒在床上,就接到會議通知,當我開完會回來,我發現所有的東西被擺放整齊,而那個小企鵝躺在我的枕頭邊。

在波士頓,有一天晚上,我返回到旅店的房間,發現有人將小企鵝放在一隻空玻璃杯裡──它從來沒有站立得這麼好。第二天早晨,我把它留在椅子上,晚上回來時,它又站立在玻璃杯裡。

有一次在紐約的肯尼迪機場,一個面色嚴峻的海關檢查員要求我打開行李箱。我的小旅伴躺在箱子的最上層。這個檢查員舉起它,面色變得柔和,說:“這是我工作中見到過的最珍貴的東西了。不過,我們對愛可不收稅。”

有一天晚上,我離開住的旅館,駕車已經走了100英里,然而我打開行李箱卻發現小企鵝不見了。我連忙給旅館打電話。接電話的服務員顯得無動於衷,笑著說他沒有接到這方面的報告。不過,半小時後,他給我打來了電話,語氣有些激動,說那只小企鵝找到了。

這時天已經很晚了,但我還是決定掉轉車頭,行駛兩個小時的路程迎接我的小旅伴。到達旅館時,已經是午夜時分。小企鵝在服務台上等待著我。它的身邊圍了許多和我一樣長年在外奔波的推銷商,他們一直等在這兒,要看我和我的小旅伴團聚的場面──我感到他們的眼神裡甚至有幾分嫉妒。他們中有人走到我面前與我握手。一個人告訴我,如果我不來,他已經決定天亮後開車給我送去。

珍妮現在已經上了大學,而我也不再需要長年在外奔波了。小企鵝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我的書桌上。每當我看到它,我就會告訴自己,人生的路上只有愛才是最佳的旅伴,出門在外的人須臾也離不開它。

小故事分享–愛,需要理由嗎?

October 12, 2008 at 10:42 pm | Posted in 小故事分享/Touching Stories | Leave a comment

愛,需要理由嗎? ~(轉貼)

有一天,女孩問男孩:為什麼你會喜歡我?為什麼你會愛我?

男孩:我說不出理由,但是我是真的喜歡妳、愛妳!

女孩:妳連喜歡我的理由都說不出來,你怎麼喜歡我?怎麼愛我?

男孩:我說不出理由,但是我能證明。

女孩:證明?不管,你一定要給我你愛我的理由,我朋友的男朋友都能說出愛他的理由 ,為什麼你不可以?

男孩:因為你很漂亮,因為你的聲音甜美,因為你細心,因為你體貼,因為你善解人意,因為你的笑容,因為你的一舉一動……

幾天後,女孩不幸的在一場車禍中成為植物人。男孩將一封沾滿淚水的信放在女孩病床旁櫃子上,信的內容:因為你很漂亮,所以我愛妳。現在的妳漂亮嗎?不,所以我不愛妳。

因為你的聲音甜美,所以我愛妳。現在的你能開口嗎?不,所以我不愛妳。

因為你細心,因為你體貼,因為你善解人意,所以我愛妳。現在的你能表現的出來嗎? 不,所以我不愛妳。

因為你的笑容,因為你的一舉一動,所以我愛妳。現在的妳能笑嗎?現在的妳能動嗎?不,所以我不愛妳。
 
如果我愛你需要理由,現在的妳,沒有讓我愛妳的理由,所以我不愛妳。我愛你需要理由嗎?不,所以,我依然愛妳。
 
有人問:『你為什麼愛一個人?』

我只能夠說出為什麼不愛一個人,卻說不出為什麼愛一個人。

愛一個人,是一種感覺;不愛一個人,卻是事實。

事實容易解釋,感覺卻難以言喻。

愛情是忽然有一個人,我們覺得一見如故,很想靠近他,我們的內分泌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很想擁抱對方。以後,無論快樂或哀愁,我們也想不起當初為什麼愛他/她。

只有當我不愛一個人時,才會找出不愛她的原因,因為我開始挑剔。

任何一個人,只要你去挑剔,一定找得出缺點。越去挑剔,越多缺點,我們便可以說出為什麼不愛對方。

小故事分享–愛的真諦

September 21, 2008 at 8:45 am | Posted in 小故事分享/Touching Stories | 1 Comment

Another heartwarming story to add to my collection. Enjoy~

愛的真諦 ~(轉貼)
男人對女人一直很好,呵護有加,只要他在家就不讓她做一點家務。
買菜,做飯,洗衣,拖地,洗碗等等,他都會做得又快又好,
女人喜歡什麼東西,不用撒嬌耍賴,他總會當成禮物買回來。
用他自己的話說,女人是用來疼愛的。

女人柔美嫵媚,她的幸福全寫在臉上,甜美的,充滿陽光般的燦爛。
她一直以為,日子就可以這樣,
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天長地久,永生永世。
她將一直做他懷裏的羔羊,他將一直是她一生的依靠。
天有不測風雲。

一天,她在電腦前加了一夜的班,早晨站起來時,忽然天旋地轉,
一瞬間的黑暗將她徹底擊倒。
當她醒來時,已經在醫院的病床上,男人正紅著眼圈守在她身旁,
她的眼淚當時就下來了,伸手摸他的臉,
猛然,她的心僵住了,這一刻的冰冷竟然比暈倒時的黑暗更讓她心驚—
她的右臂竟然根本無法動彈!
她吸入的一口氣就那樣悶在了喉嚨裏,

她瞪著疑惑而驚恐的眼又試一下自己的右腿,同樣的麻木,毫無知覺。
她的右半身,已經不屬於她了。
腦溢血,常年的伏案與過度勞累讓她付出了代價,
一直以為這是老年病,總要七老八十才有可能會得,而她才剛剛三十九歲啊!

她徹底失態了,歇斯底里,哭得天昏地暗,以後可怎麼辦呢?
從此成了一個廢人了,不能工作,不能持家,
不能再帶心愛的女兒去公園,不能再挽著他的胳膊散步,
終生都要躺在床上了,要躺多久?十年?二十年?

她無法想像,她無法忍受,她所有的幸福就這麼灰飛煙滅了。
男人不停地鼓勵她,醫院也開始給她做康復治療。
四十天過去了,兩個月過去了,終於有些好轉,
她的手和腳有了些知覺,可以做些簡單的活動,

但是好轉卻始終停留在這裡,任他怎麼努力給她做按摩也沒有起色。

她無法自己穿衣服,扣扣子,吃飯時拿不住筷子,飯菜掉得滿身滿床。

她無法自己去洗手間,沒有人攙扶著,她什麼也做不了。
她再次陷入崩潰,自己不可能回到健康的狀態了,
這,已經是恢復的極限。
就在這時,她明顯感到了男人的變化。
以前不等她口渴,男人便會拿了吸管遞到她嘴邊,
她想吃什麼,只要眼光看到床頭櫃,
男人便會問:”是蘋果?我幫你削皮。”
她到洗手間,他會像抱當年那個小女生一樣抱著過去。

而現在,男人陪護她的時候,更多時間是在看自己的專業書,

或者到走廊和其他病人家屬聊天,間或看她一眼而已。

尤其是這次更加過分,已經晚上七點了,他還沒有像平時那樣送飯過來。
她已經很餓了,肚子咕咕叫了半天,
床頭櫃上有同事看她時送的糕點,她想自己伸過手去,
可努力了半天,手還是僵在半空。
她忽然想到一個重大問題:男人,還會留在她身邊嗎?
四個月了,哪個男人熬過如此的一百二十天?
自己這半殘的身體還有哪點值得他留戀?
四十二歲的男人,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,
誰會把大好時光浪費在一個纏綿病榻的女人身上?
男人來了,帶了一大盒剛出鍋的排骨湯,

她猛一揮手,那鮮嫩的排骨便落了一地,湯汁灑了男人一身。

男人沒有像平時那樣安慰她,反而皺眉說了一句:”你愛吃不吃!”
她被噎住,差點喘不過氣來。

過了一會,她想去洗手間,賭氣不叫他,左手撐著床向旁邊蹭,
然後再用左手把自己的右腿放到地下,
鼓足了勁想站起來,卻終於沒成功。
男人斜著眼睛裝作沒看見,仍舊忙著用手機發短信。

女人的血在那一刻涌向頭頂,她,不再是他眼中的珍寶!
她狠狠用手撐住床頭櫃,搖搖晃晃站起來,
男人這時才趕過來扶住她,遞上手杖。
她甩開他,把手杖緊緊握在手裏,
現在,這個沒有知覺的木頭,才是她的真正依靠。

在洗手間裏,她看到自己蓬頭垢面,哪還有當初的美麗與嬌媚?
男人越來越過分了,扶她在走廊裏散步的時候,
總是粗聲大氣地吼她:

“你倒是自己拿著外衣啊!就不能再走快一步?自己走,老扯著我幹什麼?

你不是要上廁所嗎?再不走快點尿了褲子我可不給你洗……”

當著走廊裏那麼多人,女人低下頭一聲不吭,機械地挪動自己的腳,
從小到大,她何時被別人如此呵斥過?
自從嫁與他,哪一天他不是輕言慢語百般呵護嬌寵?

什麼一日夫妻百日恩,什麼柔情蜜意山盟海誓,
什麼永生永世不離不棄,全是鬼話!

男人越來越明顯的漠不關心,讓女人徹底失去了依賴。
雖然她看起來柔弱,骨子裏卻是堅韌的,
所有的冷落與白眼,都成了她努力鍛鍊的動力,
你不是不按時給我送飯嗎?我自己吃上回剩下的。

你不是不給我換衣服嗎?我自己花一個小時解開衣釦,再花一個小時脫下。
你不是不扶我散步嗎?有這根拐杖就行!
不知流了多少汗,咽了多少淚,康復竟然又重新開始了,

這次的康復不再是被動的,而是主動的,女人被傷害的自尊成了一座噴發的火山,

她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,手越來越靈活了,腿也漸漸有力了,
她的眼裏又跳動著希望的火花。

日子如流水般過去,她對男人一次一次的遲到與漠視變得無所謂,

積聚起所有的潛能與毅力,來康復自己,等待著出院,
也等待著男人對她說出那兩個字:離婚。

連醫生都很難相信她竟然可以恢復得這麼好,除了右腿還有些僵硬,
其他地方幾乎都和正常人一樣了。

醫生笑著說她創造了一個奇跡,女人也含著淚笑,卻笑得有些蒼涼。
男人來接她出院了,兩個人在路上都很沉默。

她仍舊固執地不讓男人攙扶,眼看快到家了,她的心快跳出了胸膛,
以後,這裡,還是她的家嗎?
男人開門的時候,她定定地看著男人微低的頭,
他的腦後竟然有隱約的白髮了。
是否,男人就將和她攤牌?
她閉上眼,深吸一口氣,忍住即將崩落的眼淚。
“丫頭,睜開眼看看。”是男人溫存的聲音。
女人疑惑地睜開眼,呼吸再一次被悶在喉嚨—
家裏堆滿了玫瑰花瓣!
餐廳,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,全是她最愛吃的。
她苦笑:”怎麼?浪漫晚餐?”
男人定定地看著她,忽然淚流滿面:

“丫頭,我的傻丫頭,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站起來等得好辛苦?

你知不知道看你受苦我有多難過?你知不知道我硬著心腸吼你罵你時有多痛苦?

可是如果不這樣,你就會一直依賴我,永遠也沒辦法再站起來了。

第二年開春的時候,女人已經可以重新工作了。

看上去,她比大病之前略顯老了一些,但臉上的燦爛卻沒變。
因為,這個男人讓她明白:
不要懷疑真愛,有時候,有一種愛叫殘酷。

真正的真愛不是給對方想要的,而是給予需要的。–松山雄大

小故事分享–婚禮上的堂叔和堂嬸

September 13, 2008 at 4:32 pm | Posted in 小故事分享/Touching Stories | 1 Comment

分享感人的小故事,別的網誌上看來的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婚禮上的堂叔和堂嬸

結婚那天,媽問我:坐在角落裏像兩個要飯模樣的人是誰?
 
我看過去的時候,有個老頭正盯著我,旁邊還有個老太太,發現我看著他們時趕忙低下頭。我不認識他們但也不像要飯的,衣服是新的連折印都看得出來。媽說像要飯的是他們佝僂著身子,老太太的身邊倚了根拐杖的緣故。
 
媽說天池是孤兒,那邊沒親戚來,如果不認識就轟他們走吧。現在要飯的壞著呢,喜歡等在酒店門口,見哪家辦喜事就裝作親戚來吃黑酒。
 
我說不會,叫來天池問一下吧? 天池慌裏慌張把我的手捧花都掉地上了,最後吱吱唔唔地說是他們家堂叔和堂嬸。我瞪了媽媽一眼:差點把親戚趕走。
 
媽說  天池你不是孤兒嗎?哪來的親戚呢?
 
天池怕媽,低頭說是他家遠房的親戚,好長時間不來往了。但結婚是大事,家裏一個親戚沒來心裏覺著是個憾事,所以……
 
我拍著天池的肩埋怨他有親戚來也不早說,應該把他們調一桌,既然是親戚就不能坐在備用桌上。天池攔著說就讓他們坐那吧,坐別桌他們吃著就好。
 
直到開席那桌上也就坐了堂叔和堂嬸。敬謝席酒經過那桌,天池猶豫了一下拉著我從他們身邊擦了過去。回頭看到他們的頭埋的很低,想了想我把天池給拽了回去:堂叔、堂嬸,我們給你倆敬酒了!
 
兩人抬起頭有點不相信的盯著我。二老的頭髮都是花白的,看上去很老應該有七八十歲的樣子,堂嬸的眼睛很空洞,臉雖對著我但眼神閃忽不定。我拿手不確定的在她眼前晃了晃,沒反應。原來堂嬸是個瞎子。
 
堂叔、堂嬸,這是俺媳婦小潔,俺們現在給你們敬酒呢!天池在用鄉音提醒他們。
 
哦、哦。堂叔歪歪斜斜地站了起來,左手扶著堂嬸的肩右手顫微微地端起酒杯,手指背上都是黃黃的繭,厚厚的指夾逢裏留著黑黑的泥。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讓他們過早地累彎了腰。我驚訝地發現,堂叔的右腿是空的。
 
堂嬸是瞎子,堂叔是瘸子,怎樣的一對夫妻啊?
 
別站了,你們坐下吧。我走過去扶住他們。堂叔又搖晃著坐下了,無緣由的堂嬸眼裏忽然就叭嗒叭嗒直掉淚,看到堂叔無言地拍著她的背。
 
本想勸他們兩句,但天池拉著我離開了。
 
我跟天池說,等他們回家的時候給他們一點錢吧,太可憐了。兩人都是殘疾,這日子根本想不通怎麼過。
 
天池點點頭沒說話,緊緊擁著我。
 
第一年的除夕,天池說胃疼沒吃下晚飯回房睡覺去了。我讓媽媽熬點大米粥也跟著進了房。天池躺在床上,眼裏還憋著淚。
 
我說天池不帶這樣的,第一年的除夕就不跟我們一塊吃晚飯,還跑房裏這樣。好象我們家虧待你似的,一過節你就胃疼,哪有這樣的事情?其實我知道你不是胃疼,說吧什麼事?
 
天池悶了半天說對不起,他只是想起堂叔和堂嬸還有他死去的爹娘。他怕在桌上忍不住,惹爸媽不高興才推說胃疼。
 
我摟著他說:真是個傻孩子,想他們我們過完年看他們去就成了,再說我也想知道他倆是怎麼過日子的。
 
天池說算了,那條山路特別難走。你會累著的,等以後路通了我們生了小孩再帶你去那看他們吧。
 
我心裏想說:等我們生小孩的時候他們還不一定在呢!但沒敢講出來,嘴上說給他們再寄些錢物吧!
 
第二年的中秋期間我正巧在外出差,中秋節那天又回不了家。我特別想天池和爸媽,我就跟天池煲電話粥。
 
我問天池想我想得睡不著怎麼辦?天池說就上網或者看電視,再不行就睡那睜著眼睛狠狠得想。
 
那晚,我們直到把手機聊得發燙沒電為止。
 
躺在賓館的床上,看著窗外圓圓的月亮,我怎麼也睡不著。睜著眼睛流著淚想天池、想爸爸、想媽媽。想到天池估計也沒睡著,說不定正在網上神遊。翻身我也打開電腦,重新申請了一QQ號名叫’讀你’想捉弄一下天池。查了一下,天池果然在,我主動加了他,他接受了。
 
我問他:這樣一個萬家團圓的好日子,你為什麼還在網上閒逛呢?
 
他說: 因為我老婆在外出差,想她睡不著覺所以就上網看看。
 
我挺滿意這句話,接著又打出:老婆不在家,可以找個情人代替,比如說網上,聊以自慰一下。
 
半天他才敲出一行:如果你想找情人的話,對不起,我不是你找的人,再見。
 
對不起,我不是那個意思,你別生氣。叭叭叭,我趕緊發過去。
 
過了一會他問我:你怎麼也在網上閒逛呢?
 
我說:我在外打工,現在想爸爸和媽媽。剛剛和男朋友通完電話還是睡不著,就上網了。
 
我也想我爹和娘,只是,親在外,子欲養而不能。

親在外,子欲養而不能。怎麼講?我把這句話又重複敲了過去。我有點莫明其妙,天池怎麼說這樣的話?
 
你叫 ‘讀你’,我今天就讓你讀一次吧。有些事情放在心裏很久會得病,拿出來曬曬會舒服些,反正你我也不認識,你就當作聽一個故事吧!
 
於是,我意外地知道了天池一直隱藏在內心的事情。
 
30年前,我爹快五十了還沒娶親,因為他腿瘸加上家裏又窮沒有姑娘願意嫁他。後來,莊上來了個要飯的老頭還攙著個瞎眼的女人。老頭病得很重,爹看他們可憐就讓他們在自家歇息。沒想到一住下那老頭就沒起來過,後來老頭的女兒就是那瞎眼的女人嫁給了我爹。
 
第二年生下了我。
 
我家的日子過得很清苦,可我從來沒餓過一頓。爹和娘種不了田,沒有收入就幫別人家剝玉米粒,一天剝下來十指全是血泡,第二天纏上布條再剝。為了我上學,家裏養了三隻雞,兩隻雞生蛋賣錢,留下一隻生蛋我吃。娘說她在城裏要飯時聽說城裏的娃上學都吃雞蛋,咱家娃也吃,將來比城裏的娃更聰明。但他們從來都不吃,有回我看見娘把蛋打進鍋裏後用嘴舔著蛋殼裏剩下的蛋清,我摟著娘嚎啕大哭。說什麼也不肯吃雞蛋了,爹知道原委後氣得要用棍子打娘。最後我妥協,前提就是我們三人一塊吃。雖然他們同意了,但每次也就象徵性的用牙齒碰一下。
 
莊上的人從來不叫我名字,都叫我! 是! 瘸瞎子家的。爹娘一聽到有人這樣叫我必定會跟那人拼命。娘看不見就會拿了磚塊亂砸,嘴上還罵著:你們這些殺千刀的,我們瘸瞎,我娃好好的,就不許你們這樣叫喚。將來你們一個都不如我娃。
 
那年中考,瘸瞎子家的考了全縣第一的喜訊讓爹娘著實風光了一把。鎮上替我們家出了所有的學雜費,送我上學的那天爹第一次出了山。上車的那會,我眼淚撲剌剌的直掉,爹一手拄著拐一手替我擦淚:進了城要好好學,以後就在城裏找工作娶媳婦。別人問起你爹娘你就說你是孤兒,沒爹娘,不然別人會看不起你。特別是娶不上媳婦,人家會嫌棄你。誤了你娶媳婦,我都無臉去見老祖。
 
爹!我讓爹別再說了,這是什麼話,還沒有用呢咋就不認爹娘呢?娘也說這是真話,要聽。你不記得在學校裏嗎?只要說你是瘸瞎子家的,別人就會拿白眼擠兌你。剛開始連老師都不喜歡你。以後,你帶了城裏媳婦回家就說俺們是你的堂叔和堂嬸。娘說完就在那抹淚。爹說,不要把媳婦帶回家,一帶回來你娘忍不住就會露餡的。然後往我懷裏揣了十個熟雞蛋就拖著娘走了。
 
我的眼淚也撲剌剌的掉,殘疾不是他們的錯,那是老天對他們的不公。但他們卻生了一個完美的天池給我。這個傻天池,這樣的爹娘,無法再完美了。我很生氣,他怎麼就這麼小看我呢?
 
那後來,你就告訴你媳婦他們是你堂叔和堂嬸?我敲過去這句話。
 
本來我不信。媳婦找的是我又不是爹娘,為啥爹娘都不能認呢?不過我在外十年,爹娘一次都沒去過我的學校。第一年工作,我想帶他們進城玩玩,他們都不肯,說讓人曉得我爹娘是殘疾人會在我臉上抹黑,影響我娶媳婦。一輩子都在山裏了不想出去了。娘還說她就是從城裏來的,也沒啥意思。
 
後來,我談了第一個女朋友,當我認為時機差不多的時候,就帶她回了趟家。誰知到家後,她晚飯都沒留下吃一頓就走了,我追出去她說,和這樣的人過日子她一天都過不下去。
 
還說我們家基因有問題,以後的小孩肯定也不會健康。我氣得讓她有多遠滾多遠。回到家,娘在那哭,爹也罵我。說我不聽他們的話,非要斷了咱家的香火不可。
 
後來,我遇上了! 第! 二個女朋友,就是現在我的老婆。我很愛她,做夢都怕失去她,她們家又很有錢,親戚都是些上等人家,有了前車之鑒我很害怕只能不孝了。但是一到逢年過節我就想他們,心裏堵得慌,難受。
 
那你從來就沒有告訴過你老婆?也許她不計較這些呢?
 
我沒說過,也不敢說。如果她同意了我想我岳母也不會同意的。我和她們住在一起,岳父在外是有臉面的人。如果爹娘來了不是在他們臉上抹黑嗎?我也只能在出差學習的時候偷偷回去看上兩眼。謝謝你聽我說了這麼多,現在我的心裏舒服多了。
 
下了網,我依舊沒有覺意。都說兒不嫌母醜,狗不嫌家貧,看看我們都做了什麼?我理解天池的無奈,也瞭解他爹娘的苦衷。但他們不知道卻將無辜的我陷入了無情無義的逆境之中。
 
天將放亮時,我敲開了部門經理的門,告訴他下面的事情請他全權處理,我有點非常重要的事情儘快要辦,一切就拜託他了。然後簡單收拾一下行李我就直奔火車站。還好,趕得上頭班列車。

那條山路確實很難走剛開始腿上還有點勁,後來腳上磨起了泡我就再也走不動了。正是中午時分,太陽又曬得厲害,我只有喘氣的份。背來的水差不多快喝完了,我也不知道下面還有多少路程要走。脫下鞋子擠了水泡,那一會疼得我都哭出聲來,真想打個電話讓天池來接我回家,最後還是忍住了。從路邊揪一把蘆葦花墊在腳底,感覺腳上舒服多了。想到天池的爹娘此時還在家勞作著腿上忽的一下就來了勁,站起來繼續往前走。
 
當老村長把我領到天池家門口的時候,那一片燒得紅紅的晚霞正照在他們家門口的老棗樹上。棗樹下坐著堂叔,哦不、是天池的爹,爹比結婚時看到的老多了,手上剝著玉米,拐杖安靜地倚在他那條殘缺的腿上。娘跪在地上準備收曬好的玉米,手正一把一把地往裏擼。
 
這,宛如一幅畫,而畫中便是這世上最完美的爹娘。
 
我一步一步地往他們跟前走著,爹看到了我,手中的玉米掉在了地上,嘴巴張得老大,吃驚地問:你、你咋過來了?
 
娘在一旁摸索著問:他爹,誰來啦?
 
天、天池家的。

 啊!   啊! 在、在哪? 娘驚慌失措地找著我的方向。
 
我彎腰放下行李,然後一把抓著她的手,對著他們,帶著深深地痛、重重地跪了下去:爹!娘!我來接你們回家了!
 
爹乾咳了兩下,淚無聲地從爬滿皺紋的臉上流出。
 
俺就說,俺的娃沒白養阿!娘把雙手在自個身上來回的搓,然後一把抱住我,一行行的淚水從她空洞的眼裏熱熱地流進我的脖子裏。
 
我帶爹娘走的時候村裏是放了鞭炮的。我又為爹娘風光了一次。
 
當天池打開門,看到一左一右站在我身邊的爹和娘時吃驚不小,怔怔地愣在那,一語未發。
 
我說:天池,我是讀你的人。我把咱爹娘接回來了。這麼完美的爹娘,你怎麼捨得把他們丟在山裏?
 
謝謝!
 
天池泣不成聲,緊緊的抱住我,像他娘一樣把一行淚流進我的脖子裏。

 

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.com.
Entries and comments feeds.